我眼中活泼的雷锋

美术排行

任惠中

任惠中:我画了三十多年的中国人物画,西部是我创作表现的主要题材。我来过西部六七次,之前主要到了额济纳旗,呼伦贝尔是我第一次来。对于草原的感受,第一点是本真,写生的目的之一是搜集素材,积累创作经验,更重要的是发现内心心底一些最本质的东西,这也是我们此行一直在追寻的。第二点是厚实,一方面是文化的厚实,另一方面是从形象感到内容的厚实。我一直向往内蒙古大草原,能够来到这里感到特别荣幸,特别高兴,特别激动。(王双整理)

“58年前,我和雷锋叔叔在一个宿舍里一起住了两天,他还陪我到中山公园玩,带着我去参加婚礼。”如今68岁的赵惠中,提起小时候的事依然记忆犹新。

《雷锋在沈阳》一书中,曾简要记载了当年雷锋在沈阳出差时,帮助照顾一位10岁孩子的故事。那个10岁小孩就是赵惠中。

“雷锋叔叔在我心中一直是活泼可爱的形象。”赵惠中是雷锋在沈阳曾亲自辅导过的一名小学生,虽然他与雷锋接触只有短短两天,但雷锋对他的成长却产生了极大影响。

赵惠中的父亲叫赵琪,20世纪60年代初,担任沈阳军区工程兵司令部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,是整理、审核雷锋先进事迹材料负责人之一。当时,雷锋多次来沈阳开会、作报告,每次雷锋一到沈阳,就会住在沈阳市文化宫东侧的工程兵军人宿舍。

赵惠中一家随父亲从丹东迁到沈阳,由于当时在市内没有家属住房,他和母亲、两个姐姐先在苏家屯落了脚。“那年我念小学三年级,1961年7月27日,我从苏家屯到市内看父亲。当天晚上,父亲领来一个个子不高、眼睛炯炯有神、面带微笑的小战士。父亲说,”这是你雷锋叔叔,今天晚上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,你就在办公桌上睡吧”!”赵惠中说,工程兵军人宿舍位于现在的沈阳市文化宫东侧,他所住的房间在二楼,屋里只有两张床和一张小办公桌。

赵惠中笑着说:“我小时候睡觉有个习惯,就是爱翻身,结果那天睡到半夜,突然从桌上掉到地上,把父亲和雷锋吓了一跳。雷锋惊醒后,非让我睡到床上,他则在桌子上睡。父亲说啥也不同意,可雷锋硬是把我拽到他床上,自己睡在桌子上。而且,第二天晚上他也是这样睡的,让我特别感动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